曹贤邦:为乐而生,岁月成歌
2023-06-09 09:56:29     河北文艺网    【字体:

20世纪50年代,湖北公安县。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,时常和伙伴们一起在汹涌的长江里耍。江上飘来船工的号子,少年侧耳倾听,若有所思——当然,此时的他肯定不会想到,数十年后,他将成为一名扎根河北、享誉全国的音乐家。

光阴似箭,当年的浪里少年,今年已77岁,他就是著名作曲家、国家一级作曲、河北省音乐家协会原主席,曾任《通俗歌曲》杂志社社长、总编辑的曹贤邦。

曹贤邦接受采访

约定10时采访开始,9时40分许,神采奕奕的曹贤邦抵达现场。

白多黑少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,一副眼镜,黑色竖条纹西装搭配格子衬衫,很有文艺范儿。岁月似乎也很眷顾这个为世间留下许多美好旋律的老者,不情愿在他的脸庞留下过于明显的印痕。

曹贤邦与采访团队诸多小伙伴亲切寒暄,一口带有湖北口音的普通话,笑声爽朗。

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,对于视频拍摄所需的姿势、表情和声音等各种要求,曹贤邦慨然应允。

忆人生,谈艺术,曹贤邦思维敏捷、条理清晰、用词准确。

从艺半个多世纪以来,曹贤邦创作了大量优秀的音乐作品,蜚声乐坛。

采访之前,记者搜集他的资料,发现几乎没有相关报道,对此,曹贤邦笑言:“我是一个内向的人,不擅长和新闻媒体的朋友打交道。”

《通俗歌曲》杂志在昆明参加全国图书展

《通俗歌曲》杂志

但很多人不知道,曹贤邦曾参与创办一份闻名全国音乐界的杂志《通俗歌曲》,并任社长、总编辑。

1946年11月23日,曹贤邦出生于湖北公安县斗湖堤镇。

公安县位于湖北省中南部边缘,长江南岸。据记载,公安置县于汉高祖五年,时名孱陵县,汉建安十四年,刘备立营油江口,取左公刘备安营扎寨之意,改孱陵为公安,公安县由此而得名。公安地灵人杰,晚明文学领域的重要派别公安派的主要人物袁氏三兄弟便诞生于此。

曹贤邦有两兄一姐,排行最小。

儿时的故乡,生活鸣响着音乐,船工的号子、流浪艺人的胡琴声、小戏院的锣鼓声和听不懂的戏腔……乐声入耳,曹贤邦就会兴奋不已,这便是音乐最初给他的熏陶。

曹贤邦获得的部分证书

曹贤邦回忆,年少时他就在音乐上显露出与别的孩子不同之处,“看完一部电影,立马就能记住里面的音乐”。

上学后,曹贤邦有了更多的机会去看电影,看歌舞表演,参加学校文艺活动,他对音乐的兴趣更加浓厚了。曹贤邦学唱歌,学吹口琴,学拉二胡,还跟街坊学唱京戏,一段《武家坡》中薛平贵的唱段,他学得有板有眼,街坊们听了直喝彩。姐姐教会他识简谱,有了这个基础,他随便哼哼,就能哼出一个调子。

曹贤邦渐渐懂得,世界上有音乐家这一职业,还有专门培养音乐家的音乐学院,心里萌生当作曲家的念头。

1961年,曹贤邦初中毕业。正值三年自然灾害,很多学校停课,曹贤邦失学。他先是干了一年的农活儿,之后在一个学校当代课老师。

那个年代,当兵是许多青年梦寐以求的事。1965年,曹贤邦入伍。

曹贤邦曾说:“在部队的16年,成就了我的一生。”

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。

因为会拉二胡,还在新兵连的曹贤邦就被解放军某师师部宣传队挑上了,正式开启他的音乐生涯。

曹贤邦什么乐器都想学,他把很少的津贴积攒起来,买了一把小提琴偷偷练习。不久,曹贤邦开始为宣传队写歌,经常得到战友们和观众的赞赏。

曹贤邦在整理乐谱

1968年初夏,宣传队应中央电台邀请,为配合宣传门合烈士,在北京创作和演出一场专题歌舞晚会。其间,曹贤邦巧遇著名作曲家唐诃。

彼时,正忙于创作的唐诃抽空看了一场某部队的演出。一个叫作《歌唱门合》的歌舞节目引起了他的关注,这组歌虽欠完整,但基础不错,情感真实,音乐有藏族民歌的特点。演出结束后,唐诃到部队驻地寻访这个作品的曲作者,战友们把曹贤邦推了出来。面对大作曲家,曹贤邦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,唐诃便让曹贤邦次日带上谱子去找他。曹贤邦兴奋得一夜未眠。

在唐诃的印象中,那时的曹贤邦,二十来岁,朴实、诚恳,操一口湖北腔,腼腆可爱,一开始很拘谨,表述前言不搭后语,经多方启发,放松之后,把创作过程详尽讲述出来。最后,曹贤邦请求唐诃帮助修改作品,并说中央电台还等着录音呢。唐诃欣然答应,放下手头工作,和曹贤邦一起把几首歌逐字逐句修改一遍。不久,歌曲在电台播出,反响不错。两人从此结下深厚的情谊。

曹贤邦在河北迁安古长城采风

多年以后,唐诃在为《曹贤邦歌曲选》所作的序中写道:“在我的‘音乐之路’上,曹贤邦算是我自愿收下的一名学生。”

两人之间的教学交流方式有两种,一是面授,二是函授,以函授为主。面授的时候,除了当场修改作品,唐诃有时结合作品讲一些作曲的基本理论,或介绍一下自己在创作中的体会和经验,函授则是从修改作品入手来提高曹贤邦的作曲技法。教学的具体做法包括修改旋律、对音乐材料去芜存菁、改动乐句的结音、根据不同地区的音乐风格在原有基础上加“彩”、抹去一些过于浓烈的“土”味及自查自纠等。

除了传授精湛的创作技法,唐诃还教育曹贤邦热爱人民群众、热爱民族文化、热爱现实生活,对他的创作思想和人生观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1970年7月,曹贤邦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因表现突出,1971年,曹贤邦被提拨为乐队排排长,之后不到一年,任宣传队副指导员,兼创作组长、乐队指挥。

唐诃将曹贤邦领进了音乐创作之门,并对这位得意弟子寄予厚望。经唐诃的介绍和推荐,1974年,曹贤邦获得进入天津音乐学院学习的机会。在那里,曹贤邦遇到了音乐创作道路上的又一位老师——作曲教授高燕生。高燕生以音乐理论基础坚实、作曲技术全面、作风严谨和思维敏捷著称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高燕生将许多创作经验相传,为曹贤邦掌握多声写作的基本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1975年深秋,曹贤邦返回部队宣传队。也是在这一年,经人介绍,曹贤邦认识了后来的妻子——护士马倩,次年,两人喜结连理。

作为军人,曹贤邦对部队感情很深,谱写了大量军事题材的歌曲,代表作有《夜巡》(作于1973年)、《我为毛主席把岗站》(作于1975年)、《连队是熔炉我是钢》(作于1976年)、《枪啊,你在我心中》(作于1980年)等。《慰问英雄的“双猛虎”》(作于1977年)音调亲切,地方味很浓,又不失部队特点,民族调式的运用也很成熟,这样的作品受到了军民的欢迎。

1981年,曹贤邦结束16年军旅生涯,转业至河北省文化厅。

虽然机关工作干得很出色,但他深知自己真正的爱好依然是音乐,主动要求到业务部门工作。1983年,曹贤邦调至河北省艺术研究所,在期刊《燕赵新声》当音乐编辑。

曹贤邦(左)和天津音乐学院的老师高燕生

1984年夏,已近不惑之年的曹贤邦考入天津音乐学院理论作曲专业。曹贤邦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,刻苦学习。幸运的是,高燕生仍是曹贤邦的作曲老师,高老师的作曲技法融汇传统和现代,音乐审美情趣富有时代风貌,在他的指导下,曹贤邦的音乐艺术造诣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。

1986年,曹贤邦毕业返回河北省艺术研究所,同年,参与创办此后盛极国内音乐界多年的杂志《通俗歌曲》。

《通俗歌曲》(月刊)顺应时代潮流,迎合大众需求,受到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年读者的青睐,发行量最高时每期达30余万册。

曹贤邦自豪地说:“我在这个杂志社工作了23年。从邓丽君的流行音乐开始,一直到后来的摇滚音乐,这个全过程,我是一步不落的见证人。我们的杂志培养了众多的现代流行音乐大腕。”

无论做什么工作,有多忙,曹贤邦都坚守初心,勤奋作曲。他说:“音乐是我的第二生命。”

生活是艺术的源泉。

“我的作品,没有一首离开生活。”曹贤邦在接受采访时说。

长江,世界第三长河,为我国历朝历代无数文人墨客所咏。而对于江边长大的曹贤邦来说,长江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:米桶里饱满晶莹的颗粒,是长江水浇灌出来的;笼屉里香气扑鼻的蒸鱼,是长江里捞来的;身上干净整洁的衣服,是母亲用长江水洗过的……长江镌刻在他的记忆里,流淌在他的血管中,奔涌在他的心里。2006年,曹贤邦用壮丽的音符谱就《我的长江》,这首歌曲获中国音协长江征歌金奖。

曹贤邦说:“创作就要创新,这是一种理念上的设定。”

《西柏坡,我是你的读者》,是曹贤邦2005年创作的一首歌曲,这是一篇“命题作文”。作品写出来后,众人皆惊于他的曲风骤变:怎么竟写成了一首朗朗上口、充满活力的流行歌曲了!对此,曹贤邦阐释,红色文化的传承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,为了吸引青年,他在音调上吸收了后街男孩等不少流行音乐元素。用流行音乐的方式来唱红色歌曲,这一独辟蹊径的做法获得专家肯定,作品获中宣部第十届“五个一工程”入选作品奖。

2009年,曹贤邦从《通俗歌曲》杂志社总编辑岗位上退休。退而不休的曹贤邦,佳作不断,频获大奖。

2017年,曹贤邦出版《听荷》CD,该唱片获得第十三届·2017年度十大发烧唱片榜年度最佳原创音乐专辑奖。《听荷》由高占祥作词,曹贤邦作曲,于丽娜演唱。在一次赏析研讨会上,专家们对作品纷纷给予高度评价。有人赞道:“《听荷》的音乐让人感受到它是对真理的渴望和追求,把一种情绪变成了情节,把感情变成了理性,把抽象转换成了具象,把物质的东西变成了非物质的东西。它的境界已经上升到了哲学的层面。让我们静下心深入进去。”也有人说:“一开始听,好像在听《红楼梦》,很快就发现完全不是一回事,有很大的区别。”还有人评价:“大印象,清秀、典雅。无论是从艺术上还是技术上,无处不显示出作曲家的道行,把古典文化的精髓展现无遗。”……

浪漫主义是音乐的灵魂,将丰富的情感和想象力融入作品中去是作曲家离不开的手段,更是曹贤邦始终不渝的追求。他对音乐创作的审美追求,一是强调艺术品质,对待创作精益求精;二是求新求变,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更开阔的视野。因此,曹贤邦的作品精致而意蕴深远,且呈现多种风格、多样化的特色,融汇古典、民族与流行,关注时尚潮流。“当然我也不会刻意为之,一切以艺术形象的需要为出发点。”曹贤邦说。

2023年3月30日,记者到曹贤邦家中拜访。

书房兼工作室约十几平方米,室内放着一架钢琴,四个书柜里整齐摆放着音乐、文学、史学、摄影等类书籍,墙角的工作台上有一套音频工作站,使用这一设备,曹贤邦在家里就可以进行音乐创作、制作。77岁的曹贤邦透露,他依然保持着创作的欲望和活力,对作品的要求甚至高于以前。

创作之余,曹贤邦喜欢摄影、散步、看电视剧,尤其喜欢看一些经典大片。

看得出,年逾古稀的曹贤邦是快乐的。的确,曹贤邦有一套自己的“快乐哲学”。

在出版的作品《邦乐》自序中,曹贤邦自问:“洗漱时,我偶尔也会看看镜子,不为别的,除了日见巨大的眼袋之外,我也想瞧瞧:我快乐吗?”

忆及母亲——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,有一次上学离家前,母亲用家中仅剩的一把粉丝,给他煮了一碗香气扑鼻的粉丝汤果腹,那味道令他终生不忘。母亲养育了他,教育了他,成就了他,是他一生快乐的根本。

念及恩师——几位老师言传身教,让他受益终身。

谈及爱妻——妻子相夫教子、理家有方,夫妇琴瑟和鸣,风雨携手数十载。

回首人生——能把自己爱好的音乐作为一生的事业,并为之奋斗,他感到无比幸运。

曹贤邦说:“人生苦短,快乐总是与伤痛相伴,乐与痛之间,我顿悟:因为感恩,所以快乐……”

桑榆暮景,镜中的曹贤邦,白发飘飘,一张孩子的脸。

相关链接

曹贤邦作品获奖情况

2017年出版《听荷》CD,(高占祥作词)该唱片获得第十三届·2017年度十大发烧唱片榜年度最佳原创音乐专辑奖;

2013年创作“敦煌组曲”,其中主打歌《敦煌》(王彬作词)获“西风烈”征歌银奖;

2012年创作的歌曲《他们对我说》(刘新圈作词)获“全国打工歌曲创作大赛”铜奖;

2012年创作的歌曲《椰风歌海》(刘新圈作词)获“唱响海南”征歌银奖;

2009年歌曲《你是我的最爱》(郑兴文作词)获国家文物局“国宝”征歌入围奖;

2009年歌曲《阿娜尔罕的小摇床》(徐学军作词)获“全国唱新疆”歌曲创作二等奖;

2008年歌曲《你怎么哭了》(王刚作词)。获全国优秀流行歌曲创作大赛华北赛区优秀奖;

2006年创作的歌曲《我的长江》(蒋雨莲作词)获中国音协长江征歌金奖;

2005年创作的歌曲《西柏坡,我是你的读者》(车行/王刚作词)获中宣部第十届“五个一工程”入选作品奖;

2004年创作的歌曲《春雨》(邵源作词)获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征歌优秀奖,并获得河北省“五个一工程奖”;

2003年创作的合唱歌曲《晒盐的汉子》(李跃霞/李川作词)获中宣部第九届“五个一工程”优秀作品奖、第四届中国音乐“金钟奖”;

1996年创作的歌曲《我们的希望小学》(李川/范江作词)获中宣部第六届“五个一工程”入选作品奖、文化部第八届“文华奖”、第四届“中国广播金奖”;

1989年创作民族歌舞剧《红腰带》(与杜滨合作)获河北省第二届戏剧节优秀音乐设计奖,同时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;

……

关键词 :名家
>>>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河北省文艺网<<<
打印 收藏本页
稿源 : 河北文艺网      责任编辑:赵若熙
相关新闻
网站简介   |  联系我们   |  广告服务   |  监督电话

主办单位: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冀ICP备16029069号-1  冀公网安备 13010502002019号  技术支持:长城新媒体集团
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9或以上